栏目导航

企业文化

买鞋集卡的产业链背后:95后引领消费趋势变革

更新时间: 2021-07-21

  如果仅仅是为了投资,不管是限量版的球鞋还是球星卡,炒高的风险和泡沫依然存在

  “中年人炒股,年轻人炒鞋炒币”,这句话已越来越被人熟知。这一代年轻人对潮流的消费能力更胜从前,也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这个市场背后的潜力。

  国内球鞋市场的火爆,让马林看到了商机。区别于抢货、囤货升值的炒鞋方式,这个长期生活在美国的“90后”小伙子,以“横扫”美国各大折扣店的方式,将产地为中国或越南的运动球鞋,以最优的价格卖回中国,从中赚取差价。

  马林算了一笔账。一般而言,在美国折扣店买球鞋再转卖国内,加上税费运费,有90%是不赚钱的,而他的优势在于能够找出剩下的10%,从折扣店里找到差价最大、最好卖的鞋子卖回中国。在2018年9月入行后到新冠疫情发生前,马林以每月卖800~1000双鞋子的速度,赚到了第一个100万元(人民币)。

  马林告诉第一财经,目前每年利润稳定在100万元左右,“每年都要两头跑,由于疫情影响2020年只在美国待了半年,有机会的话(利润)会更高。”

  如今,马林在淘宝上的店铺,已经位列整个运动鞋类目中的前500名。“我们的定位就是折扣店的搬运工,保证快进快出、轻库存,用第一手的采购渠道来保证我们的价格优势,继而保证销量,从而保证资金、货物的流转,店铺才会快速地成长。”

  国内球鞋市场此前一度不温不火,在马林入行的2018年正巧赶上了一波风口。

  在耐克(Nike)等品牌商的饥饿营销刺激下,很多球鞋的价格一飞冲天,“特别是AJ1系列,基本很多好看的配色转售回国就能赚大几百元。”马林说。

  以一款AJ33举例,在美国的发售价为175美元,算上折扣,买手的到手价为56美元,各种成本叠加卖到国内则需要550元人民币左右,同款鞋子在国内的二级市场(球鞋交易平台)大概需要1000元,而马林的定价在800元左右。这样,一双鞋就有200~300元人民币的利润。

  2019年11月“黑五”购物节之前,马林就到几家奥特莱斯进行踩点探路,确定到店的时间和路线多双鞋子。

  有市场的地方肯定有竞争,在各大奥特莱斯扫货时经常可以看到留学生拿着手机APP比价,或者是中国人一车一车往外搬鞋。为了应对竞争,他的最高纪录是一天内开了约800公里,跑了8家奥特莱斯扫货。

  球鞋市场存在多年,马林表示,他的店铺算是腰部商家,“有很多前辈,例如有掌握了可观现金和库存的,月销几百万双的头部商家。当然也有倒腾几双鞋的学生兼职玩家”。

  马林认为,自己采购少去了贩子间倒腾的环节,进价便宜,“我们是采购、销售一条龙,从美国直采在国内自己卖,在保证利润的同时也累积了顾客粉丝,还降低了很多风险,因为球鞋圈的期货诈骗一直是在发生的。另外,在美国我们有自己的物流回国渠道、买手网络,在国内则有现货仓库,这些都是优势和竞争力。”

  受益于国内疫情防控到位、经济提前复苏,2020年八九月份,马林店铺的国内销量创了最高纪录,最高单月销售额达80万元,他直言,这销量比往年过年期间还要好。

  “国内经济的复苏和销量的暴涨,其实也引起了品牌方的重视,今年耐克在国内清仓打折的力度非常大,这对我们二级市场的卖家也是一种冲击。”从总体上看,马林认为,虽然市场稍为回落,但未来几年国内球鞋市场的需求潜力还非常大,将会有更多的参与者和资金进入,“不过以后的利润会低,市场会更透明,当然竞争也越大”。

  与限量款球鞋类似,球星卡也是一个不得不说的兼具收藏和投资潜力的产品,尤其是2020年9月,扬尼斯·阿德托昆博的一张新秀卡,在交易平台eBay拍出了181.2万美元的价格,而这个价格在创造了篮球球星卡史上新的拍卖纪录的同时,也是球鞋所望尘莫及的。

  和盲盒类似,球星卡采用密封包装随机发售的方式进行销售。去年底在上海举行的Sneaker Con展会上,一名20岁出头的小伙子在帕尼尼(Panini)公司的展台现场盲开了一盒球星卡,当他从一包卡片里抽出了一张金色的NBA球星卡时,现场围观的人群发出一阵欢呼。

  欢呼意味着这张球星卡的价值不菲。据了解,这盒球星卡的价格为2000元,一盒卡片共有12小包,每包有6张卡片。

  据透露,当天现场开到的这张明星卡估价能够达到1万元人民币左右。换句线张球星卡,等同于每张价格28元左右,运气好的话,抽中一张冠军卡就可以盈利,单张卡片可达到357倍的盈利(以2000元的成本估算则是盈利4倍)。

  球星卡在国外很早就开始流行,仅在美国,由授权、出版、销售、交换等构成的球星卡产业年经济增长总量就接近20亿美元。有业内人士估计,中国国内卡迷大约有5万~6万人,而美国球星卡市场的玩家则超过千万。

  基于市场潜力,拥有NBA球星卡独家版权的意大利公司帕尼尼于2020年在天猫开出了第一家线上店铺。疫情期间在线直播开箱的方式,给玩家们带来了强烈的体验感,帕尼尼美国市场营销副总裁霍华斯(Jason Howarth)告诉第一财经,开包体验是帕尼尼产品的一个亮点,也带动了市场以及对卡片收集整体体验。

  不管是球鞋还是卡片,玩家们的属性是相似和重叠的。霍华斯认为,在一定程度上,玩家们认同卡和球鞋的稀缺性,稀缺性是卡片交易和球鞋交易与生俱来的特性,也是推动市场的重要因素之一。

  咨询机构沙利文(Frost&Sullivan)数据显示,中国潮流玩具零售总额由2015年的63亿元增至2019年的207亿元,复合年均增长率为34.6%,沙利文预计,潮玩零售市场规模将在2024年达到763亿元人民币。

  而这高速增长的背后,离不开中国整体收入水平的提高,以及“95后”“Z世代”(欧美指1995~2009年间出生者)消费能力的崛起。国金证券600109股吧)1月发布的一份研报显示,我国Z世代有2.6亿人口,颇具人口规模与消费潜力的“95后”,正引领国内线上消费、悦己式消费以及虚拟陪伴式消费的高水平消费市场。

  长期研究品牌发展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、中国企业发展研究院院长余明阳告诉第一财经,Z世代的人群是互联网“原住民”。对于他们而言,虚拟世界和实体世界是完全合一的,对虚拟世界有信任度,以自我喜好和个性为主,对颜值也有着非常高的要求。

  不可忽视的是,如果仅仅是为了投资,不管是限量版的球鞋还是球星卡,炒高的风险和泡沫依然存在。

  余明阳提醒,投资体育收藏品,集合了个人爱好和价值投资,“如果一点都不懂行的话,想要在这个地方挣钱,难度还是很大的”。